我要喉糖甜死我😝

爱大薛,爱艾宁,爱德云,爱猴唐,鱼锅不可拆不可逆粉,二次元深爱卡鸣卡。生活中医学生,中医学针灸推拿方向。爱听京剧评剧,小曲小调。重度拖延症强迫症患者,暂时还没放弃治疗。不知道如何与关系亲密的人接触,想要学会去爱,和接受爱。

【非嘉】空位(一)

【零】


是不是真的,爱无关对错?

是不是真的,爱无关生活?

       

 

 

【壹】

 

这是乐嘉第一次来到南京。

初来乍到的,乐嘉健美的身材在人群中也显得有些单薄。

“呼……”有点儿冷。

乐嘉往手心儿哈了口气,搓了搓,瞅着身旁冷冷的交通站牌,有些后悔之前拒绝制片人的好意了。

       

乐嘉是个心理学专家,专门从事FPA性格色彩的研究。

这什么又是西洋文又是色彩又是心理的,乍一听还真是高大上——因为不了解它的人真的是不了解,就觉得乱七八糟的听不懂,恩,我不懂的一定很高深。

更何况,但凡沾上心理俩字儿,总让人莫名地觉得神秘。

说白了,在普通大众心目中,心理学专家和神棍没什么两样。对,神棍。

 

而此时还没有让广大观众熟知的乐神棍呢,完全没个神棍的觉悟。

真的。明明掌握了一身神棍的本领,可就是没个成为神棍的愿望。

他总说,他更乐于去做一名“送奶工”。FPA对他而言是应用面受众面极广的伟大研究,是他一辈子愿意去从事的事业。他总觉的,这么伟大的研究如果不能让懵懂中的广大人民群众运用,哪怕只是了解,简直是太可惜了。

说起来有些夸张,但是他隐隐地总有个念头:只要懂了FPA,生活从此就能欢欣永存。

简单点儿说,这是乐神棍个人美好的愿望。

 

——至少他觉得,大家该是了解了解这门学问的;了解后加之运用得当,也是会让生活相对美好些的。

还好,在他不断的努力下,大部分接触到这门学问的人都比较感兴趣,甚至有不少人还跟随他去深度的学习,甚至研究,还有些更是身体力行,在生活中运用FPA,尝到了甜头。

于是,他心爱的FPA没让他的努力白瞎,当然,他也没有可惜了他伟大的FPA。

——可惜的是他的光头。

 

这蹭光瓦亮的光头规则得跟他的人一样,冒着尖儿,顽固地执着于他自己的标准,他的道路。

可他还是忽略了,这光头透着的那股不食人间烟火的劲儿,给他“神棍”的形象能多加多少分。

若是抵触“神棍”这词儿的话,只要是他想,至少他能给自己封一个“中国FPA性格色彩心理学殿堂级教父”的名头吧?

只可惜,他没想过。

从没想过。

他一直想的,就是脚踏实地的去做他的“送奶工”。

 

当然,他也从没想过,有一天,他的心也会因为一个人混乱不堪。

 

想没想过的,由不得他。

因为,此时的他独自一人从上海飞到南京,来看看这究竟是不是一个值得他下决心的地方。

真的独自一人,甚至连助理他都给放了假——其实也不算,只是让她在上海帮他处理别的事情。

 

许是天意吧。这次,冥冥中,乐嘉在想,一个人来该是老天的安排,好像这样会有一个美好的开始。

不过他没继续想,所以他也没觉出此时自己的想法多少有点儿矫情,有点儿娘。

 

前些日子接到江苏卫视某制片人的邀约,要他来加盟一个节目——说的好听是男女交友,直白些就是相亲。

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乐嘉眼眉一挑,难不成我还管配种?

当然,他没说。

他也没想什么,就是觉得有点儿诧异。

 

“乐老师,不然,您来台里看看?我知道让您这么快做决定是有难度的,您来趟南京就当是旅游考察了,成不?您放心,一应吃住往来开销,全算我们的!”

听着电话那头小心翼翼的邀请,乐嘉突然笑了。

“谢谢您,最近有些忙,我想还是给我一段时间好好考虑吧。”

 

挂了电话,乐嘉方才仔细考虑起来这个问题。

配种……啊不,相亲……

FPA去结合相亲节目?

 

长时间的将FPA和企业联系起来的乐嘉,一瞬间还真的没对相亲节目有什么想法,单纯的觉得,有趣。

恩,真的挺有趣的。

 

他不是完全没有担忧。这样做到底有怎样的结果,他也不清楚。

红加黄的乐嘉此时有一点点迷茫。

然而也就一会儿。

反正也能宣传FPA么,有什么不好?以前没试过不一定就走不通。

 

“小卷,看一下我这一周的行程。”乐嘉伸了个懒腰,“呼~”

“好的,等一下。”

小卷是乐嘉的助手,人很精干,也难得,还是个爱笑的女孩子,并不是工作玩儿命不近人情的冰山美人。

“哦……嘉哥,您这礼拜剩余行程不多,还有两次授课。不过下周您还有一次演讲和一次FPA研讨会,需要提前准备一下。”小卷翻着手里的行程表,“怎么,您是要增添项目还是要休假?”

“恩……算不上休假吧……”乐嘉躺在椅背儿上,望着天花板,“帮我把这礼拜的课往后推一下吧,演讲还有研讨会的资料你先帮我准备着,我这个礼拜出去一趟。”

今天周二……周六晚上就得回来,演讲和会议还要再仔细准备一下,满打满算还有四天,应该没什么问题。宜早不宜迟吧!

“帮我订一下明天一早去南京的机票。”起身,倒了杯水。

“南京?”小卷扭过头,瞪大了眼睛,“您是说……要去那个节目组么?”去当相亲节目的嘉宾?

“没有。就是想先过去看看。”

“好吧。明天一早的机票~”小卷在乐嘉身边时间也不短了,明白只要他肯动身去做,结果就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一个人吗?用不用我陪同?”

“不用了,”乐嘉笑了笑,“我还是四肢健全有行动力能够自理的,这几天就辛苦辛苦你了,把你留这儿帮我处理处理剩下的事情。南京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那周五回来?”

“……太早了。周六晚上吧,再帮我订上周六晚上回程的票。”

“周六?”小卷侧过头,看着乐嘉。

“有问题么?”乐嘉仰起头,喝干了水。

“……没。”小卷看着电脑屏幕,若有所思。

她自诩还是比较熟悉乐嘉的。以他的性格和她以往的经验,他基本上是不会让其他事情耽误FPA的授课和研讨的,这次推了课不说,竟然还只给下礼拜的工作留了仅仅一天的准备时间……

看来,南京之行要成为常态喽……

 

略作思考,小卷就恢复了工作状态,手指在键盘上咔咔地录入行程表,“那我帮您联系好南京这个节目组的制片人吧!让那边尽快安排一下,我也好在您走之前帮您大概确定一下这几天的南京行程以及生活。”

“不用,”乐嘉回到座位,坐下,“我不想打扰那边的人。”

况且只有在那边没有特殊准备的情况下,自己直接去,亲眼看,才能看到常态的情况,更真实。

 

键盘的敲击声停顿了一下,“明白了。”

看来……嘉哥这次是真的是对这件事情上了真心了。

 

小卷虽然看出了他的在意,但还是没有感受到乐嘉心里莫名的激动。

 

当然,乐嘉自己也没注意到。


评论
热度 ( 1 )

© 我要喉糖甜死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