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喉糖甜死我😝

爱大薛,爱艾宁,爱德云,爱猴唐,鱼锅不可拆不可逆粉,二次元深爱卡鸣卡。生活中医学生,中医学针灸推拿方向。爱听京剧评剧,小曲小调。重度拖延症强迫症患者,暂时还没放弃治疗。不知道如何与关系亲密的人接触,想要学会去爱,和接受爱。

【非嘉】空位(二)

【贰】

 

于是此时站在南京冷风中的乐嘉隐隐有些后悔。

就自己啊……嘿!真冷!……

 

迷迷糊糊的,他下了机场大巴。一反常态的没有直接打的,而是拿着手机,仔细查了公交线路,挤上了南京拥挤的公交车。

车上的人真的不少。人挨人人挤人,让乐嘉不禁担忧起日后有可能会变成日常的南京生活。

低头一看表。可不,早晨七点半。

怪只能怪自己这个点儿挤公交车了。乐嘉摸摸自己的光头,本来还想看看公交沿线的风景呢。

忽然一个急刹车,旁边一个人一下不稳,那个人自己没什么事儿,乐嘉的脚却遭了秧。

——这下倒好,直接变成和南京市民的亲密接触了。

 

“对不起,真对不起。”普通话还算挺标准。

“算了,没事。”乐嘉皱着眉,抬起头,看着身边不住给他道歉的男人。

 

旅游鞋运动裤,上身裹着羽绒服,腋下夹着公文包,手上戴着皮手套,脖子上围着围巾,黑口罩黑帽子,浑身上下就露着一双眼了,再仔细一看:还戴副眼镜儿。镜片不薄,度数不低,看这样子不像是个爱玩儿电子设备的,倒有些爱看书的架势。

见那人直起了腰——哦,没我高。

 

“兄弟,真是对不住。没踩稳……”

“还嫌踩得不够稳啊?……”打断了他的话,看他满脸的抱歉,乐嘉突然起了玩儿的心思。

这话带着的促狭意味儿倒是让身边人愣了,“啊?对不起啊兄弟,我我……我不是这意思……”

“哈哈,没事儿呢,玩笑。”乐嘉眉眼弯了弯,丝毫没注意到心底油然而出的轻松。

身边人看他终于露出笑模样,一手抓着扶手,一手拍着胸口,“嗨,瞧您这把我吓得……”

“哈哈,那该我给您道歉了~”眼眉越来越弯。

噗嗤一声,身边人的语调也终于少了拘谨,“别别别……千万别……”

“哈哈~”乐小弯再一次不矜持的笑出了声。

“兄弟不是本地人吧?大冷天,穿这么少?”身边人终于也放下心,开始打量起眼前的人了。

“是啊,刚下飞机。”

“这是要去哪儿?找到住的地方没?”

听着身边人的关心,乐嘉突然相信了,萍水相逢真的可以很美丽,“没呢,我也没什么行李,想先去广电看看,”张望了一下路线图,“快到了是吧?”

淡淡地,竟然觉得有点可惜。

“广电?”眼前的人摘掉了口罩,竟然满脸的欣喜。

长的还是很面善的。嘴有一点点歪,但是很奇怪,还是让人觉得这人很本分。

——甚至本分的过分。

 

“是啊,怎么了?”

“啊正好,我也在广电下。你要进大楼看看么?我可以带你进去的,顺便还能给你当向导。”眼前人眼神里的期盼让乐嘉心下一暖。

“好啊,那就麻烦你了~”

“唉~”摆摆手,“不麻烦不麻烦!~”

 

一来二去的,两人又聊了几句,不一会儿,车停在了广电门口。

 

“慢点儿,这儿台阶上有几块砖不太稳。”伸出手,拉住乐嘉的手腕。

“啊,谢谢~O(∩_∩)O~”乐小弯又笑弯了眼。

 

进了外门,乐嘉看着身边的人利落地打卡,跟保安打招呼,“诶,您辛苦,这是我一朋友,来咱这儿有点儿事儿,进来看看。”

他不管对谁笑都是那么和善。乐嘉不禁想。

 

“诶诶,怎么了?”身边人拍了拍他。

“啊?”乐嘉如梦方醒一般。

“看来刚才真被我踩坏了。”身边的人笑的,嘴角更歪了。

乐嘉愣了愣,方才想起自己可怜的脚,还有包着脚的那只可怜的鞋。

“啊……没事,怎么了?”清了清嗓,乐嘉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后脑勺。

大概是觉出了他的不好意思,身边人收起了玩笑,眉目还是淡淡的温和,“保安大哥让你过来登记。”指了指身边的笔和本,他又转回头对着保安欠了欠身,“不好意思啊,我这朋友刚下飞机,一大早的,飞机上也没睡好,我带他先到我那儿歇会儿。”说着说着,又涌起了笑意。

“孟哥,您太客气了。”保安有些腼腆,不善言辞,转过头对上乐嘉,“来,写这里。”

“啊,哦……”乐嘉如梦方醒,接过笔,填上姓名,“谢谢您啊。”

“大概时间会久一些,一会儿我会自己送他出来的。”身边人冲乐嘉一伸手,“笔。”

“哦。”不明所以的乐嘉还是随意地把笔递了过去。

看着他一笔一划的在“乐嘉”旁边的接待人一栏里写下了“孟非”二字。

 

孟非……

 

默默地,唇齿间咀嚼着这两个字,乐嘉看着身边的他放下了笔,又抬起头和保安客气寒暄着,唇间一直是淡淡的笑。

这个人啊……还真是,连名字都是淡淡的。

 

不自觉的,乐嘉嘴角也蕴出了暖意。

 

“真是谢谢您啦。”看着他总算结束了和保安的寒暄,转过了头,眼角眉梢还是笑着的,对自己说,“走,咱进去。”

 

咱……

 

不由得,乐嘉心里涌入了什么。

暖暖的,似乎很安定。

 

“好。”应了声,跟上他的脚步,却放任这种感受从心底涌满了心脏,溢向四肢百骸。

 

很奇异的感受,生平第一次,他很难去形容此刻的自己。

 

直到多年以后,当他也成为了他身边的过客,当他却成为了他记忆中的常客。

那个冬天的他,挤在公交车里,收到了他的拜年短信。依旧是淡淡的四个字,“新年快乐”。

他看向短信的发信人,唇齿间无声地滑过了很多年来再不能叫出口的名字。

忽然记起了与他初次相遇的那天,满心满身包裹着自己的感受。

他终于明白了,那是怎样的一种涌动。

 

——只要有你,我的生命从此无关风雨。

 

只可惜,那时的他,再也不能触碰他的一丝一毫。

 

哪怕是眼神。


----------------------------------------------------------------------

于是,就坑在这里了。。。

我爱上这对儿的时候,这俩人已经……

我已经不记得当初为啥给这篇取【空位】这个名字了

但是还记得写这篇文的时候是从结尾开始想的——


明明“我爱你”,主语是我,宾语是你;“你爱我”,主语是你,宾语是我。

那为什么,你我的爱情,却不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啊?阿孟?

评论 ( 4 )
热度 ( 2 )

© 我要喉糖甜死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