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喉糖甜死我😝

爱大薛,爱艾宁,爱德云,爱猴唐,鱼锅不可拆不可逆粉,二次元深爱卡鸣卡。生活中医学生,中医学针灸推拿方向。爱听京剧评剧,小曲小调。重度拖延症强迫症患者,暂时还没放弃治疗。不知道如何与关系亲密的人接触,想要学会去爱,和接受爱。

【卡鸣卡】主角

++

是不是除却陪伴,我就没了生存的意义?

 

++

那时候他说,呐呐~你会陪着我吗?

小小的身子软软的,蓝色的眸子更是软软的,明明前一秒还在哭,为什么在看见我之后,马上就能转变为面前这个欢快的模样呢?——虽说,六道狐须的脸上还挂着颗颗未拭的晶莹。

“恩。”

不忍心回绝,于是,我只好撒谎。

 

那你……带我走,好不好?

也顾不上擦眼泪,踮起脚尖,小小的手掌努力地伸向前,循着眼前那双戴着暗部手套,因此算不上可爱的手的方向,努力地,努力地,努力地够着。

“好。”

轻轻地,银发暗部伸出了双手,稳稳地托起眼前的孩子。孩子执着的小手终于勾上了银发暗部的脖颈。

已经撒过了谎,就不必担心撒第二个谎。

 

那天,孩子坐在银发暗部的臂弯里,看到了平常看不到的美景,吃到了平常想不到的美味,听到了平常听不到的美丽的故事——那些光明的,温暖的,美丽的故事。

然后,依旧缩在银发暗部的臂弯里,躺在比平时都要温暖的单人床上,在那些故事中睡着。

于是,银发暗部就这样,隔着暗部面具,看着小小的身体缩着,睡着,喃喃——

……陪我……

 

清早的阳光很是好闻。

孩子在好闻的阳光味道下慢慢醒来,愉悦地嗅着。

阳光好厉害~把床单都洒上了味道,暖暖的,甜甜的~

 

孩子笑了。

他不会知道,昨天有一个人,隔着面具,陪了他整整一天。

他也不会知道,那个人贡献了一天自己的臂膀,再酸再累也没有让他觉得有一丝的不稳与疲惫。

他还不会知道,那个人在夜里静静地陪了自己一夜,就那样,隔着面具,注视着他。

他更不会知道,那个人在清晨第一缕阳光散进屋子时,默默地抽出臂膀,把孩子之前一天的记忆加了一道封印。

 

孩子笑了。

 

++

又是一年的今日。

呐呐,你会陪着我吗?

“恩。”

只是撒谎了,而已。

 

那你……带我走,好不好?

“好。”

 

一年过去了,兴许是无人照料的缘故,孩子长得并不多,还是轻轻的。银发暗部臂弯中的重量并没有增加多少。

然后,又是臂弯中的一天。

注定不会出现在孩子记忆中的一天。

 

清晨。阳光明媚。

孩子笑了。

 

++

再一次,一年后的今日。

孩子,五岁了。

银发暗部看着冉冉升起的红日,数着日子,在任务中少有的心急了。

 

今天,是十月十日啊……

今天,我还没去陪他呢……

 

于是,一时的心急,中了个不甚高明的圈套。

可恶!

不顾手臂不算浅的伤口,掌间千鸟嘶鸣,对方躲闪不及,魂断。

收势,一瞬间的晕眩。刚刚的那招,不必要的浪费了大量查克拉。

啊呀呀……果然心急了呢。

自嘲着,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手臂的伤口,银发暗部拿出兵粮丸,吞了下去。

一步不停,回村,上交任务报告。

 

火影室内,烟雾缭绕。

面具下的暗部微微皱了皱眉。短暂说明后,银发暗部转身欲走。

“不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么?”办公桌内,三代放下烟袋,低声不失慈祥。

微微一愣,银发暗部侧头看了眼自己的右臂。

果然刚刚包扎得太过潦草了。血迹又渗出来了。

“不必了,我自己处理就好了,多谢火影大人。”转回头,银发暗部冲桌子内的老人恭恭敬敬地深鞠一躬。

“要不要再考虑考虑……从暗部退下来吧?”老人又嘬了口烟。

“……”沉默。

“已经下午了,你快去吧。今天没过完,你还来得及。”

看着老人微微的笑意,银发暗部心下明白自己这两年的今日做的事情,眼前的老人早已心明如镜。

“打扰您了。”银发暗部又是一礼。

“刚才的事情……让我再想一下。最迟……明天。”言毕,瞬身,消失在火影楼内。

留下老人一人惊奇。

这么多年,这孩子,可是第一次对我这个提议表示还想考虑一下呢。

 

呼……

白色的烟雾从嘴角冒出,连带着勾起了嘴角。

 

++

-----------------------------------------------------------------------------

暂时坑

但是目前来看,这是最有希望被填的一篇╮(╯_╰)╭

评论 ( 7 )
热度 ( 27 )

© 我要喉糖甜死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