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喉糖甜死我😝

爱大薛,爱艾宁,爱德云,爱猴唐,鱼锅不可拆不可逆粉,二次元深爱卡鸣卡。生活中医学生,中医学针灸推拿方向。爱听京剧评剧,小曲小调。重度拖延症强迫症患者,暂时还没放弃治疗。不知道如何与关系亲密的人接触,想要学会去爱,和接受爱。

【艾宁】身体局部10题【艾伦视角】(三)

3.耳朵  

  “好俊的聂耳哟~”艾大伦倚在床头,点开王小宁微博里晒出的照片。  

  ——唉?以前怎么没注意到,师哥长着双精灵耳?这个角度看过去……宠物小精灵么这不是?皮卡~皮卡~皮卡丘!~~~

  

  沉溺于童年记忆的艾大伦丝毫没注意到周遭不断冒出的粉红色泡泡。

  

  几十分钟后,快把整间卧室撑爆的粉红色泡泡们终于被一个短信提醒戳破了——

  【艾伦儿快帮我买个帽子拿片场来我今天怎么总觉得头顶凉飕飕的】

  发信人,师哥。

  

  胡撸一把脸,艾伦回个短信,迅速起身——

  【好嘞师哥等我会儿!~】

  

  ……

  

  “你傻笑什么呢傻笑?”王小宁一拳头怼到艾大伦肩头,不过在碰到之前还是缓了力道,“还不快点儿琢磨梁子,第一期可是亮相啊,咱可不能怂。”

  “没笑什么,”艾大伦带着笑意,把目光从王小宁冻得有点红的耳尖放回到眼眉上,“说到亮相,我有个想法。”

  “恩?你说啊~”

  “就是……咱骑着机车去吧?~”

  “去你的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爱骑那肉包铁。”

  “没事儿啊,我带着你~”

  “得了吧,你的身高,带着我哪儿还能看见我啊……”

  “哎呀不是,是那种并排的,有个筐带人的那种。”

  “……你想把我……放筐里?”

  “哎呀,我不就是那么形容一下么……”艾大伦苦着一张脸,嘟着嘴,“宁儿,我嘴笨,你就别欺负我了。”

  “……我哪儿欺负你了?……也不看看你那个形容,什么叫筐啊?小时候……”突然,王小宁顿了一下,垂下头,声音也低了,“小时候我一调皮,姥姥就跟我说,‘你再捣蛋我就把你扣筐里不让你出来!’……”

  “宁儿……”艾大伦迈步上前,怀抱住王小宁,把有点鼻音的声音埋进自己的胸膛里,闷闷的——

  “……后来,我在北京闯荡,有年回家,姥姥还跟我说,‘宁宁也长大啦,要是还小的话,姥儿啊,还真想把你扣筐里带回身边,咱哪儿也不去了!’”

  “我也还还嘴,还说,‘姥姥,那您可得自己抓紧编个大点儿的筐,等我成大明星了,不等你把我扣筐里,我就先让您坐筐里,把您带到北京来,让您过上好日子。’”

  “宁儿……”艾大伦一只手臂紧了紧,把王小宁整个环住,另一只大手抚上怀中人的后脑勺,一下一下,轻轻的摩挲。

  “恩……”

  “咱姥姥现在可高兴了……”

  “……”

  “她的宁宁现在多厉害~春晚想上就上……”

  “……”

  “现在啊,都要带队上欢乐喜剧人了~肯定能拿个冠军~”

  “……”

  “姥姥她真的可高兴了……”

  “……我知道。”

  “姥姥最担心的,就是你因为她难过……”

  “……我知道。”

  “那咱不哭了啊?~”

  “……没哭。”

  “真没哭假没哭?”

  “噗……真没哭,”王小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撑开拥着自己的臂膀,“行了伦儿,你这个话唠,你再让我姥姥烦着。”

  “姥儿才不嫌我烦呢~”看着眼前人终于又有了笑模样,艾大伦的眉眼也舒展了不少,“也就是宁儿你嫌我……”

  “好啦好啦~”看着艾大伦又委屈状撅起的嘴唇,王小宁无奈的踮起脚,摸了摸一米八七的头顶,“我不嫌你烦。”

  “保证?”

  “恩,我保证。”

  “一辈子不嫌我烦?”

  “恩,一辈子不嫌你烦。”

  “那我们骑机车去现场?”

  “恩,我们骑机车去现……”差点顺着说秃噜嘴,王小宁使劲刹住话头,一拳砸出去,“骑什么骑?大冷天儿的,你那是去现场啊还是去现眼啊?!”

  “哎哟宁儿你轻点儿……”艾大伦后退一步,揉揉胸口,“刚刚还说不嫌我烦的……”

  “你还好意思说?你故意套我话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好好好我错了!”艾大伦屈膝举起双手投降,“我错了,宁儿~”

  “……算了。”王小宁撇了一眼蹲的比自己还低的艾大伦,伸出手,“你给我起来!”

  “宁儿你对我真好~”

  “起开起开起开!!!”抵住即将扑到自己怀里的某只大块儿生物,王小宁满脸嫌弃,“我说认真的呢,天那么冷,作什么妖啊非要骑个破摩托……再冻出个好歹儿来的。”

  “没事儿,宁儿,我早就想到了,”艾大伦挺起身拍拍胸脯,“你猜我刚刚那会儿笑是想到啥了?”

  “……快说!”果然他刚刚就是在走神儿!

  “我想起来那年给你买的帽子了~”艾大伦笑得一脸骄傲。

  “……哪个?”王小宁听得一脸懵逼。

  “那个啊!就是那个!!哞~”艾大伦急的,一边说着,一边在头上比划出牛角的形状。

  “……哪个?……啊!”王小宁猛然间眼睛一亮,紧接着脸上就腾起一团淡淡的红晕,“你……你要我戴那个啊?”

  “怎么了?多好啊!裹得多严实~”

  “你还提……当时可是四月底啊再冷能冷到哪儿去你给我整来那么一帽子?”

  “……可是你还是收下了啊……”

  “废话在人片场呢我还能让你这一米八七大傻个在那儿楞杵着傻笑啊!”

  “……你当时看着也挺开心的啊……”

  “我……”

  ——马丹,我总不能说,是当时竟然觉得这个笨蛋大块头傻得可爱吧?……

  

  “我知道了~宁儿你是不是当年就暗恋我啊!~出去拍戏好几天没看见我了,所以才借口让我带帽子给你,其实就是想我了,想看看……嗷!宁儿你轻点儿!!!”

  “你再胡说!再胡说!再胡说!!!”一阵连环踢,王小宁及时的堵住了艾大伦同学汹涌的脑洞——当然,除却踢人者一脸的红意和被踢者一脸的笑意,这个画面还是……很正经(?)的。

  加起来快七十岁的两位大龄青年,在十五分钟后,终于暂停了打(da)打(qing)闹(ma)闹(qiao)。

  “宁儿,就这么来吧~”

  “……好吧……那你自己……”王小宁撇了撇嘴,“那你自己裹严实点儿,你要冻病了我可不管你。”

  “行行行~放心吧宁儿!我体格好着呢!”

  转过脸去,王小宁不想看他,“折腾半天了,快商量梁子吧!”

  “哎,好嘞!”


  严肃认真的几个小时过的很快,在加上尹艺夫和团队的其他成员参与之后,很快几人就敲定了机器人这个话题。

  

  “宁儿,”看着别人走出门去,艾大伦轻轻关上门,踱到王小宁身边,“你还记得我给你那顶帽子那次,我说了什么吗?”

  “……那么久了,谁还记得。”

  “我当时说了啊,‘宁儿,你的耳朵真好看~’”

  “去去去!!!”

  “等下!宁儿,其实还有下半句呢,我一直没开口说出来。”

  看着王小宁一脸安静的看着自己,艾大伦上前拥住他,低下头,在他耳边,好似用尽平生的温柔——

  “宁儿,你的耳朵真好看……我好想在外面用这个帽子把你的耳朵盖住,只让咱们两个人看。”

  

  王小宁的耳尖轻轻颤了颤。


--------------------------

  聂耳请自行搜索2011年4月25日宁儿发的微博,或者在宁儿的微博里搜索关键字“聂耳”。

  按照我10篇全部的时间轴,聂耳的时候俩人没在一起当然俩人也都没发觉其实自己对对方其实是有感觉的。

  下篇身体部位预告——【嘴巴】

  敬请期待。

评论 ( 9 )
热度 ( 8 )

© 我要喉糖甜死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