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喉糖甜死我😝

爱大薛,爱艾宁,爱德云,爱猴唐,鱼锅不可拆不可逆粉,二次元深爱卡鸣卡。生活中医学生,中医学针灸推拿方向。爱听京剧评剧,小曲小调。重度拖延症强迫症患者,暂时还没放弃治疗。不知道如何与关系亲密的人接触,想要学会去爱,和接受爱。

【艾宁】身体局部10题【艾伦视角】(四)

4.嘴巴

  “师哥~出来吃饭不?”  

  “不去!”王小宁歪在沙发上,右手拿着手机,左手盘着核桃。  

  “师哥~出来吧出来吧出来吧~一个人在家不无聊啊?~”电话那边的声音还是兴奋不减,王小宁一阵无奈,做好了又要扯持久战的准备。  

  “不无聊啊。”  

  “骗人吧你……”  

  “骗你有好处吗?”  

  “……没有吧好像……”  

  “那不就得啦?”  

  “没骗我……那就是糊弄我!师哥,你就出来吧……”  

  “天儿那么热出去干啥。”  

  “吃饭啊~”  

  “吃也能是理由?”  

  “吃还不是理由?”  

  “吃是你的理由还是我的理由?”  

  “……那你不吃在家又能干啥?”  

  “不能干啥我也不因为吃就这大热天儿的出去找罪受啊。”  

  “不受罪啊~给你整个包间,有空调。”  

  “我怕得空调病。”  

  “那就大风扇,呜呜的大风扇,可带劲了!”  

  “风大我拉稀。”  

  “……师哥你就算不想出来也别咒自己啊……”电话那边顿了一顿,“你身体不舒服,我……”  

  一瞬间的沉默搅的王小宁心里有点发慌,“你还能干嘛啊?没想好就别说啊~难不成还非要我病一回实践一下?”  

  “去你的吧,师哥~”艾大伦浅浅地笑了笑,“你要是拉稀了我羡慕还来不及呢。”  

  听着对面的语气恢复了轻快,王小宁心下一松,却又有点空空的,“还有羡慕这的?”  

  “对啊~”艾大伦换了只手拿手机,“我容易便秘。”  

  “……你便秘了就羡慕拉稀的啊?”  

  “对啊~”  

  “那你要是渴死了还羡慕淹死的呗?”  

  “对……对啥对!师哥你又欺负我!”  

  “我哪儿能欺负着你啊~”王小宁勾起嘴角,“你个一米八七大机灵,说让我给欺负了,也不怕别人笑话。”  

  “这能从个头论吗师哥?你还说我傻呢我都知道……”  

  “哦,你真傻啊?”  

  “我不傻!顶多……笨……”  

  “这可不是我说的啊~”  

  “不是笨!是……是……是……哎呀是嘴笨!”  

  “嘴笨不是笨?”  

  “……好像……也是……”  

  “笨还不好好呆着?大热天儿的还非得出去,小心你那小脑仁儿,再蒸发喽!”  

  “……师哥你嘴怎么现在毒得跟腾哥都能有一拼了……”  

  “咋的?嫌我嘴毒你别找我啊!”

  “师哥我这不就是想让你好好吃饭么……这会儿闲着还不规律规律饮食,等到时候一忙起来,胃又该难受了。”

  “……那你就不怕我出去热病了?”

  艾大伦眼看又像往常一样,说不过他,只好厚着大脸撒娇腻歪——

  “师哥~”

  “不去!”

  “没别人,就咱俩~”

  “不去。”

  “不喝酒~”

  “……不去。”

  “不点芹菜~”

  “…………不去。”

  “咱撸串儿!”

  “………………”

  “我请客!”

  “……………………”

  “前两天我还淘了串儿金刚,正好拿来给你看看~”

  “…………………………”

  “你要喜欢我肯定给你~”

  “………………………………真的?”

  “可不真的~师哥我啥时候骗过你!”

  “那咱可说好了啊,我可就带张公交卡,你别到时候钱不够了又求我,我肯定把你押那儿拿着金刚自己先走绝对不救你!”

  “放心吧师哥!那咱老地方见?”

  “恩,老地方见。”

  挂了电话,王小宁起身,伸了个懒腰。

  ——也好,是该稍微活动活动了,身上都僵了。

  从衣柜里拿出件短袖换下跨栏背心儿,王小宁看了看穿在身上的五分大裤衩儿,趿拉双凉鞋,扒拉两下头发,开门就走。

  当然,在出门前,拿上了钥匙,手机,公交卡……和钱包。

  天儿热,外面的人也少,倒是遂了王小宁的意。

  公交二十来分钟,下车之后熟悉地七拐八拐,王小宁来到一家不是很大的烧烤门面前,大老远的,就看见某只一米八七跟他摆手——傻笑。

  ——这个傻子,天天穷开心什么呢。

  王小宁稍稍加快了步伐,心里腹诽着,并没发现自己的嘴角微微翘起。

  倒是远远看着他一路走过来的艾大伦看见了——那人嘴角温柔的勾起来,好像把他的心跳都要一并勾走了。

  ——完了,我没脸红吧。

  艾大伦假意咳嗽一声,麻利的要了串儿,在外面坐下,又要了毛豆。三伏的天儿,啤酒是没要,倒是要了汽水儿——冰镇的。

  一旁看着的王小宁忍不住又想笑。

  ——说好了不是让我规律饮食么?这又是烧烤又是冰汽水儿的……胃就算没事儿也得作出事儿来。

  不过王小宁丝毫没想起来,要不是免费撸串儿外加串儿金刚,艾大伦还真的请不动他这尊大佛。

  一旁的艾大伦脸似乎又热了点儿,不住盯着王小宁的嘴角。

  ——师哥怎么哪儿哪儿都那么漂亮呢……

  等串儿的功夫,俩人对着嗑毛豆,一言一语,聊着近况,到也是这些年少有的自在。

  艾大伦看着王小宁一副懒懒的样子,他自是知道自家师哥的性子,吃起饭来,就算是撸串儿也是安安静静的样子,只是偶尔搭腔,他却很享受。

  他知道他家师哥虽然好歹是个公众人物,但每每跟外边儿接触心下都是怵的。好些时候硬着头皮上,怕自己的存在尴尬,总是拧着自己活跃气氛,看着和大家其乐融融,实际上下来之后都是藏不住的疲惫。每每这时,他总想上前,帮他师哥舒展舒展眉心,让他靠在他怀里,歇一会儿。

  但最终他也没这样做过。他也知道他师哥别扭又要强的性格,不清不楚的,再累再苦,就算是他的好意他也不愿白领。现在的他是他师哥仅有不多的可以随意损随意闹,懒起来可以一呆呆一天啥也不说的朋友,其实他已经很知足了。

  ——至少师哥在我这里还是放松的,够啦!……

  不过还好,岁月还是很眷顾他家师哥的。艾大伦的目光一遍又一遍的描绘着他的轮廓,他的眉眼,比起初初两人认识时稍稍多了些柔和,但是还是清秀一如从前。看着那人和他胡侃时开合的嘴唇和唇角向上的弧度,艾大伦又不住的多留恋了几个片刻。

  虽然看见他还没睡回来的黑眼圈,心尖儿上不住的有点儿酸。艾大伦忙低下头,递上一串儿新烤好的,“师哥,这次还能歇几天?”

  “恩……月底废柴3开机,满打满算半个月吧。”

  “还不错~正好天儿热呢,能好好歇歇。”

  “是,总算能好好歇歇了,你就让我安心歇着吧。”

  “师哥你还为我叫你出来不开心呢?……给!吃都吃了,那就再多吃点儿。”

  “对啊对啊,不开心。”嘴上说着,王小宁还是一把接过递过来的串儿,送到嘴边,撕了一口,“要不是你说有金刚,我才不来呢。对了,金刚呢?”

  “啊……我没带来……”

  “……我走了。”

  “别啊师哥!我还不是怕这油污再脏了,你又心疼~”

  “……”

  “得,那咱吃完去我那儿呗,我给你拿。”

  “你要是再敢耍我可小心点儿。”

  “放心吧师哥,在您这儿我能耍什么花招啊。”

  “唉……你就故意累我吧。明知道我好不容易能歇歇还不让我舒舒服服的呆着。”王小宁长叹一口气,又紧缩了眉。

  明知眼前人是装的,艾大伦还是心间不住的疼。

  看着他家师哥皱起的眉心,想起他家师哥这些年的付出,辛苦,和心酸,忆起每一个自己面对师哥的疲惫自己却很无力的时刻,艾大伦突然好想不管不顾,就这样把他搂在怀里。

  去他妈的顾虑!顾虑那么多又有个鸟用?眼睁睁的看着他最爱的人摇摇晃晃却还在咬牙坚持,自己却连个能让他拄着的拐杖都做不了,再怎么爱,还他妈有个屁的用!

  还是怕吓着自家师哥,艾大伦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依旧一言一语的跟师哥胡侃。

  不知不觉,天边的火烧云也渐渐隐了光亮。

  “师哥,明儿晚上咱去吃卤煮吧?”看着光了的盘子,艾大伦仔仔细细地谋划着。

  “怎么的?还吃啊?”

  “对啊,今天吃今天的,明天吃明天的。”

  “……你就腻着我吧,不能让我好好歇歇么?”王小宁拍拍肚子,站起身,“伦儿,纸。”

  王小宁伸出手,却不像往常感受到纸巾落到手上的触感。他疑惑的抬起头,看着艾大伦站起来,抄起整包的纸巾,绕过桌子走到他身旁,眼神定定的,让他心里又变的慌慌的。

  王小宁自认为虽然有社交恐惧症,但是情商也并不低,他隐隐约约也感受的到艾大伦对他的不同。但是他却还是刻意的告诉自己,是自己想多了。

  这个人对他太好。好到处处做着最适宜的举动,好到时时维持着最合适的距离,好到让他时不时疑惑他是不是真的对自己好。

  好到……他怕自己,就这样依赖上他。

  刻意的回避好像在今天变的避无可避一样。王小宁眼睁睁地看着艾大伦走到他身边,灼灼的目光里有着坚定与隐忍,更有着热切与盼望。

  他知道,那是爱,与希望。

  王小宁心间的锁就这样被撬开了一个缝。

  ——如果可以……  


  看着眼前的人木木地站着,艾大伦知道时机到了。

  一只手搭到比他矮一点的肩上,艾大伦眼角带着笑意,温柔地张口——

  “没错,师哥,我就是想腻着你。”

  “我想让你知道你的生活里,可以有我。”

  “你并不只是孤单的一个人。”

  “我够高够壮,足够让你依靠。”

  “我的嘴不够伶俐,但正好可以任你欺负。”

  “我真的好想,就这样腻着你。”

  “如果可以,我还想……”看着王小宁还没擦的嘴,被辣椒面刺激得不似平时一般纤薄,微微有些肿起,艾大伦抽出一张纸巾,“我还想,给你擦一辈子嘴。”

  抬起手,手指隔着纸巾,艾大伦终于完成了他肖想许久却不敢逾矩的触摸,“哝~就像这样。”  


  ——他说什么?

  他想……为我擦一辈子嘴?

  也就是说他……  


  咔……

  王小宁心间的锁开了。  


  “你……”

  “……师哥怎么样?”艾大伦后知后觉的脸红了,他无比庆幸现在已经黑了天,他又恰好站在背灯处。

  “金刚我就不去你那儿拿了。”

  “师哥?”艾大伦心间一紧。

  看着艾大伦紧张的样子,王小宁竟也起了逗弄他的心思,故意忍着笑——

  “恩,不去了。”

  “师哥……你生气了?”

  “……”

  “师哥你别气,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天儿太晚了……”

  “师哥!”艾大伦不觉提高了音量,生怕逐客令从他最爱的人口中说出。

  “……明天再给我吧,”王小宁笑了笑,“吃卤煮的时候。”

  “……师哥?” 

  “反悔了?”

  “没有没有!!!师哥你这是……答应了?”

  “……我说我不答应了么?”

  “呼……你可吓死我了师哥!”艾大伦后怕的拍拍胸口,“你这张嘴啊……真是……”

  “刚刚是谁说任我欺负的来着?”

  “……”艾大伦无奈的看着眼前人翘起的嘴角,狡黠又灵动,“唉,也就是我……走吧~”

  王小宁看着艾大伦勾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心下一片安定。

  ——恩,也就是你。


  -------------------------------------


  拿吃饭擦嘴表白这种事儿……我相信这是吃货伦儿可以干得出来的事情……

  下篇身体部位预告——【锁骨】

  容我酝酿酝酿……一想到宁儿的锁骨就忍不住想开车肿么办……我是菜部的啊!!!【其实我觉得我应该滚回糖部了……】

       但是最近各种老师各种作妖,身为医学生在期末考之前却还有两个证要考,需要花很多时间在学习和写论文上,有可能这回酝酿就要酝酿下去了……

       祝我下午兼职面试顺利吧!【嘤嘤嘤好矛盾啊我要是顺利我就有钱了要是不顺利我就可以安心学习了好难取舍TAT】

评论 ( 7 )
热度 ( 9 )

© 我要喉糖甜死我😝 | Powered by LOFTER